善良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逐月之月AU】过敏原(Forth x Beam)01

※快被写烂掉的破镜重圆梗
※所有的专业常识都是瞎jb写


过敏原01

手术室上的指示灯终于暗下来,紧闭的大门从中间向两边滑开,从中推出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原先高隆的腹部已然变得平坦,只留下了藏在衣服里的丑陋伤痕。

接着相继走出几个身着蓝色手术衣的医生,走在最后的男医生还没摘下口罩和手术帽,两道浓黑的眉毛下眼帘半垂,一缕缕血丝在眼角堆积成憔悴的水红色。他长吁了一口气,眼睛缓慢闭上停了片刻,又缓慢的张开,目光显得温和并有些疲倦。

“Beam医生辛苦了!”一旁新来的实习医生向他问候,还是一副充满活力的模样。

年轻人就是精力充沛啊。

而Beam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点头示意。腿脚更似灌了铅,抬起落下的每一步都不像他自己在完成。

他抚着隐隐作痛的胃部出神。今天急诊产妇格外多,早上只吃了两个鸡蛋后就再也没填过肚子,待会儿下班是先去吃饭还是先回家睡觉呢……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勉力支撑往前走。

“嗷!”女人细弱的惊叫在产妇和家属众多的产检区并不明显,但是Beam离得这样近,自然听的清楚。

“抱歉,抱歉。”他艰难地抬起双手合十,低头向被撞到的女人致歉,目光正好落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撞到哪里?有什么不舒服吗?”低沉的男音响起。

“没事儿的,我只是被吓着了,这位医生没有撞到我啦。”

而后他感觉到男人应该是转过头朝向他,“不用道歉了医生。”

他仍然又拜了两下才抬头准备展现一个友好专业的微笑后就离开,却是在目光触及男人的脸时怔愣住。

男人也露出相似的神情,视线在他脸上驻留了片刻,下移看向他胸前的铭牌。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然的微笑,伸出的右手轻松又随意。

“好久不见啊,Beam医生。”

Beam已经连续多日没怎么休息,加之胃又在不停抗议,实在没力气展现演技,只好敷衍地点头,因使用过度而变得干涩又迟缓的眼珠转动,瞥了一眼男人身旁睁着大眼睛好奇盯着他的女人,方才拖着更加沉重的身体离去。

等到卸下医生的装备换了常服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Beam才发现自己今天果真憔悴得可以。

有些日子没打理的头发已经过长,被随手捋到头顶乱蓬蓬的,五官还是那么精致,但脸色极差好似冒着绿光,两天没刮胡子了,腮边已经泛出一大片淡青,微抿的嘴唇颜色极淡,看得出一道道干燥的纹路。

这还是洗了把脸后略精神些的状态,而他刚才从手术室出来时的模样,不更得一脸丧气不能见人。

“真不是时候。”Beam自言自语,摸了摸自己脸颊,指尖的触觉似乎比过去糙了许多,又闷闷地念叨,“三十岁了……”

脑子里又冒出刚才那个年轻孕妇的身影,便眼不见心不烦地离开了这里。但还是站在洗手间门口踌躇了半晌,看时间刚好到了晚班医生的值班时间,才下了二楼,准备先去外科晃一圈。

Kit刚换好衣服在椅子上坐稳准备开始晚上的工作,就见门外一道熟悉的身影经过。

“嗷!Beam!”他出去拉住不知道已经来回走了几趟的Beam,“你这是总算可以回去了?”

“是啊,Top医生回来了,医院总算肯给我几天假。”尾音还没落地,便就着张开的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里冒出几点泪花。

看他累成这样Kit不免有些心疼,拍了拍他的肩,“Ming刚走了没一会儿,估计车都没开出停车场呢,我让他送你回去吧,累成这样可别自己骑车回去了。”说完便低头拨号给自己的男朋友。

Ming是那个男人的学弟。

于是Beam没有拒绝好友的关心,向Kit承诺自己回去一定好好睡觉,便径直走了。

车上循环着Kit最喜欢的那支乐队的曲子,主唱的声音嘹亮清澈,听得人神思清明了些。Beam坐直身子,看着车窗外熟悉又陌生的街景,可不等他看清便利店门前花朵的颜色,拉面馆和蛋糕房已经纷纷从眼前极速飞过。

这样的闪晃画面让他脑袋疼,他收回视线低下头,看自己的右手抠着左手。又微微撇过脸瞧了瞧驾驶座上的Ming,嘴唇抿了又抿,才终于开口,“听说Forth回国了?”

Ming专注地掌握方向盘,没怎么在意他的问话,“是啊,他回国快一年了。”给方向盘转了大半圈后,眼神怪异地看向他,“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哦。”Beam轻轻点头,“我可能忘了吧。那……他回国后怎么样啊?”

说到这里,Ming像是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笑得眼睛弯起来,“学长现在很厉害啊,虽然公司成立没多久,但前阵子中标的那个政府项目,业内不知道多少巨头企业在抢。”

Beam一直低垂着眉眼认真观察右手抠左手的戏码,眼底喜悦被卷翘的睫毛半掩,“那很好啊,也不枉他背井离乡这么多年。”他再次想起那个年轻的孕妇,样貌俏丽张扬,打量他的目光好奇天真。

忍了又忍,还是犹疑着问道,“他……结婚了吗?”

“结、结婚?!没听他说过啊!估计没有吧。他最近几年都在中国,结什么婚啊……不过好像是交过几个男女朋友,但都没头没尾的。”说完Ming还轻笑了两声,不知是在笑Forth情路坎坷还是笑他的花心不定性。

轻轻的吁气声自Beam鼻间呼出,他不再询问,也没有说起在医院见到Forth的事情,和Ming聊起了别的话题。

接着回家胡乱填了些冰箱里剩下的甜品泡面,又埋头睡了三天大觉。恢复活力的Beam立刻约朋友们出来喝酒,特意嘱咐Ming叫上了很久没见的Forth。

出门前他看着落地镜里从发型到脸蛋到穿搭无一不完美的成熟男人,满意地笑了笑,“三十岁又怎样?”对着镜子发射了一个Wink。

三十岁的帅气男人很快出现在曼谷新的酒吧街上。

这条街上都是些酒吧夜店,街道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牌闪烁,有低俗土气的,也有格调优雅的。

站在这家酒吧既不低俗也不优雅平庸至极的灯牌下面,Beam摸遍身上所有口袋,没能找到想要的东西,烦躁地踢了踢路边的垃圾桶,夜晚的凉风吹在脸上也没能抚平他躁动不安的情绪。

“Beam?”他循声望去,Forth正站在他身后,有些错愕地看着他。

一群学生结伴吵吵闹闹自路口走向这边,有个正处于变声期的男生高声嚷嚷着要请客,公鸭嗓吵得Beam更加烦躁,却还是努力撑出一副笑模样面对Forth。“你来的正好,有火吧?借个火!”说话间在他眼前晃了晃左手,食指中指间夹着的香烟只差一个小火苗。

Forth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才摇头,“我没火。”说完又补充道,“我好多年……没抽过烟了。”

讪讪的笑了笑收回手,Beam又适时抓住正从他们中间走过的那个公鸭嗓男学生,凶巴巴地瞪着他,“借个火!”学生颤颤巍巍奉上打火机给他点烟,Beam含住烟嘴深吸了一口后从鼻腔和唇间里呼出两团灰白烟雾,交缠着升腾到空中被风吹散。“谢了。”他摆了摆手,男学生立即慌忙的逃开。

一直站在几步开外看到全过程的Forth紧皱着眉,嗫嚅了几下嘴唇,努力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才笑着开口,“不是对烟味过敏吗?”

又一轮呼吸吐纳,烟雾很快就投入风的怀抱再看不见痕迹,对面人慵懒的声线也飘飘渺渺被风吹进他耳朵里,“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吧……”声音陡然贴近他的耳朵,带着一点几不可察的温度,耳侧似乎感受得到有一团烟雾在那儿环绕不散,“其实,过敏原和人一样,时间长了,是会变的。”

Beam说完话又叼住烟嘴深吸一口,动作熟练神态餍足,和每个得以一解烟瘾的老烟客相似,和十年前,背着对烟草过敏的恋人偷偷抽烟的Forth相似。

但隔着不时消散于他眼前的朦胧烟迹,Forth还是看清了Beam的眼睛,他忍不住地呢喃,声音轻到他自己都听不大清,“总有些东西……”

Beam的眼睛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明亮净澈,笑时拱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睫毛的尾端轻颤,如一只随时准备拍翅起飞的蝴蝶。

“不会改变。”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497 )

© 善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