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逐月之月AU】过敏原(Forth x Beam)06

终于写到Beam第一次抽烟的情节了……

☞ 01  02  03  04  05

过敏原06

离开前Beam还是去找到M,问清楚了Forth的去向,结果竟然是老房子那儿。

“其实那边还在拆迁阶段,boss暂时还不需要过去啊,也不知道他过去干嘛……”

“那个工程……原来是你们在负责?”Beam打断M的话,声线有些许颤抖。

M愣愣地点头,展开一个略带骄傲的笑容,“能拿下这个项目,我们boss真的很厉害呢!”

有个女同事在旁听到,伸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调笑意味十足地说,“也多亏M这个左膀右臂在boss身边呐~”办公区一时间响起一阵女人们的笑声,几个女同事七嘴八舌说起M和boss的“黄金搭档”。

Beam却顾不得他们在说什么,失魂落魄地往外走。M看着他的背影皱起眉,面色不佳地冲刚才的几个女同事拜了拜,赶紧追了上去。

“Beam先生!快到下班时间了,boss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不如在这里等等他。”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求神拜佛的希望boss就别回来了,反正他也不想见到Beam先生呀。

而Beam却被他的话所提醒,未免机缘巧合与Forth错过,他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Forth,手指悬在那个名字上却又停了下来,他沉吟片刻后冲M笑笑,“不如你打电话给Forth问问看他什么时候回来吧?”末了又补上一句,“别说是我想知道!”

M张了张嘴要说什么,终究没能说出口,只是照着Beam的请求做了,“Boss说他可能还有一会儿才能回来。Beam先生又不知道地方,不如明天再来?”

这时候的Beam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想起遗落在老房子的那颗糖果,想起M所说的Forth本不用去那片工地。

“我知道他在哪里。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吃饭!”突然笑逐颜开的Beam把M看得一愣,呆呆望着他离开甚至忘记了去追或告个别。

路上已堵成一条长龙,但Beam的摩托车穿梭于静止不动的车龙间,很快便到达目的地。

那片房子全然成为一片废墟,逐渐西沉的太阳在那些破碎的水泥砖石上留下的浅金色印记,正随着它的脚步一点点地褪却,愈加显出这些被铲平的建筑有多么荒凉陈旧。

走到原先那栋楼的大致方位,Beam已经远远看到站在一堆残砖断础边的男人。他身后地上的影子被拉得老长,斜斜的夕光下,于混乱杂叠的砖石上,和所有回忆和过往一道,摊作一堆破碎的黑影,虚虚晃晃,往湮灭行去。

面对着夕阳的男人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微侧过脸,周身散出一圈金色的柔光,他整个人仿似陷入夕阳里,和那些金色光束糅合成一团温暖的影子。

Beam行至他身侧半米,不敢再靠近,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扑进那道光晕中,可他还没有忘记,那个男人此刻还是一团会灼伤他的火焰。

飞蛾不惧火光,但他却想留着一条小命和Forth重归于好。

“你果然在这里。”Beam语气中的了然在此刻显得很像是在调侃,“来怀念什么呢,Forth?”

对于他的到来丝毫不感到意外的Forth连看也不看他,“怀念一些我已经扔掉的东西。”说话的时候,他目视的是这一大片废墟,及破败的地平线之上层层叠叠的斑斓云彩。

纵然Forth与他不过一步开外的距离,Beam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想要抓紧什么东西,可手指攥住的只有虚无的风。于是他只好点燃一根烟,熟悉的味道窜入他呼吸道,徘徊于肺叶之间,随着血液游荡至心脏,才总算能够填补上些许的空寂。

“我之前和你说过,扔掉的可以捡回来。”Beam用舌尖擦拭上颚,感受烟草经过后留下的苦涩,再说起这话,他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人所有反击。

Forth终于愿意回头看他,却是看着他的眼睛渐渐露出笑容,是真的非常开心,非常愉快的那种笑容,“我知道,正是因为你是这样想的,才会回来找我,对吗?”

“扔到海里的东西,你捡的回来吗?扔掉的我……”Forth伸直手臂指向身后的废墟,“你找的回来吗?”

Beam回首望着他们身后这堆颓垣断壁,累累残砾中,仿佛看得见曾经缱绻浓情的晨昏,也看得见分别前的争执与决绝。

海中的两枚指环从此无所踪迹,老房子里弥漫的烟味亦散了个干净。时光就在晚霞变幻的色彩中缓缓流逝,他们到这里来,所怀念的东西正如昨日夕照,再也回不去那个时刻那种心情,也再寻不见一模一样的颜色,一模一样的热烈。

一圈圈的烟雾缭绕在一起,在空旷的废墟间仍旧显得无比寡淡与寂寥,Beam抿着唇发觉嘴里无味,原来指间只剩了短短一小根香烟,烟头微弱的火光明明灭灭,堪堪燃尽。

这种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也在燃烧着人类的生命的烟草,他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并依赖的呢?

七年?或者八年前?

只记得是毕业第二年,也是分手第二年,他开始在农村的小医院轮转实习。

那个村子坐落于山林中,贫穷、落后,常常没有通讯信号,尽管他是小村落的唯一一个义诊医生,但由于村子实在是太小了,人口也很稀少,除了一开始的忙碌,剩下的时间里只有几乎与世隔绝的孤独生活。

当他开始有空躺在床上发呆,那些在忙碌时不会出现的寂寞与想念,就都会一股脑地跑出来——他疯狂思念Forth,容貌声音,行动坐卧,那个男人的每个瞬间都跟刻在了他脑子里似的,在每个时间的空隙侵袭山林,让他无处可躲。

村子里有唯一一家便利店,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在经营,店里只售卖一种廉价的烟草。没抽过烟的Beam觉得尼古丁的味道大抵都是相同的,就用不太熟练的手法划过火柴,点燃了他人生中第一支香烟。

村里这位年轻英俊的义诊医生蹲在便利店破旧的门帘子前,被烟呛得咳嗽连连,扑进呼吸道的一堆有害物质四处乱窜,呕吐、晕眩、气闷一下子全涌上来。他从蹲着变成半跪在地上咳嗽和干呕,清泉一般的双眸中真实的汪了两潭咸涩的水,顺着水红的眼角不住地往外泉涌。

老爷爷掀开门帘出来,既不安慰他,也不训斥他,只是站在他身边柔声询问,“小医生,既然你长这么大都没抽过烟,那何必现在要学抽烟呢?”

用了很长时间待身体终于平静下来,Beam也不顾地上多少灰尘,干脆地席地而坐,靠在便利店门口的烂货架上,被刚才的过敏反应折腾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嘶哑难闻。

“我好想一个人,一个……喜欢抽烟的人。”那人在他们彻底分别前的最后一天,抽了一整夜的烟,他打开屋门,客厅里的烟味弥漫至整所房子,烟头把木质地板烧出一大片黑油油的印记。

扑面而来的味道裹住他整个人,仿佛那个人顶着熬了一夜的红眼出现在了他面前,挟着一身的颓废味道,用力拥抱他、亲吻他、占有他。

“想她就去找她呀。”老爷爷笑得幸福中带着一分遗憾,“我也很想老太婆,不久之后,我应该也能去找她啦……”

坐在地上的Beam笑着摇头,笑着笑着又有眼泪洒在满地灰尘之上。他抬头望向老爷爷,岁月的沟壑组成老者苍老却祥和的面容,松弛的眼皮遮住了一半的眼睛,却遮不住眼里的和蔼笑意。“爷爷,是我做错了事……”

老者眨眼的速度很慢,像他的呼吸一样缓慢悠长,他眨了两下眼睛,呼出一口叹息,“谁不曾犯过错呢?错了就去找到她,跟她道歉嘛……呵呵,等我见到老太婆,我也要向她认错的……”老爷爷已经有些糊涂了,嘴里说着他的老太婆便跑回了屋里去,对着老婆婆的遗像念念叨叨。

第一支烟兀自燃着,然而那根本不是Beam熟悉的烟草味道,他盯着橘色光点再也不想吸第二口,直到指尖被灼伤之前,总在喃喃,“……是我放弃了他,他不会原谅我的。”

Forth惯常抽的烟还是他走了许久的山路和两个多小时车到遥远的镇上才买到,却也用了足足一个多月才终于适应烟草入侵身体的滋味。

微弱的光点彻底熄灭,Beam回过神来,重新看向Forth的眼睛。“我从来没有扔掉你。”

“我扔掉的……”烟头自指间滑落,摔在破碎的灰砾间,“是我自己。”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354 )

© 善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