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逐月之月AU】过敏原(Forth x Beam)07

☞ 01  02  03  04  05  06

过敏原07


“我扔掉的……是我自己。”

说话的人直直望进男人的眼里,眸光中的哀戚让Forth浑身一震,心上似被重锤敲过,他不禁后退两步,移开了视线。

正是这样的眼神,在那个醉夜将他拉入Beam的情网中无可自拔,让他原该自由不羁的人生被最没有道理可讲的感情困住,被这道求着他留下的目光牢牢钉死。

然而,十年足够磨平他对一个人所有的怜惜与情爱,Forth想,没有人会不珍惜自己,愿意三番四次成为被用完就扔,空虚了就捡回去的性爱玩具。

“惺惺作态。”Forth说话间再次闻到烟味,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将打火机放回口袋,吐出属于这支烟的第一口烟圈,Beam自嘲地一笑,“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确实是在惺惺作态。”他一只手藏在口袋里,一只手的食指中指将香烟过滤嘴都捏扁,“我自己也觉得,Beam现在真是虚伪极了。”

他一直想说,Forth以前的香水品味实在太差劲,摩托车很拉风但是也很危险,烟草在严重损害着他的身体健康,纹身的时候真的很痛很痛,甚至他衣柜里那些完全直男审美的衣服,每一个都让他想翻白眼!

明明发自内心的嫌弃着那些东西,却仍然变态式的依赖并改变着自己,做作、虚伪、自欺欺人。

“那你呢?又在伪装什么?”搁打火机的同个口袋里,还有一颗黄色糖果,被Beam拿到Forth眼前,“戒烟都十多年了,还需要靠吃糖解瘾呢?”

“你一定没注意,你某一次回这里缅、怀、过、去,”他刻意一字一顿地说话,又走到身后的一堆残砾上,拍了拍放糖果的口袋,“落了一颗糖在老房子阳台上。借给我的外套里也有。”

Forth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件本该位于垃圾桶的外套上,发出一声讥笑,“你还真是喜欢捡这些被扔掉的东西回来,你倒是不嫌脏。”

全当没有听到他的讽刺,Beam咄咄逼人地直视他,扬起的眉毛充满挑衅的意味,“顾左右而言他。”

本就没什么诚意的笑容隐去,Forth对上他的视线倒是非常坦荡,“说起这个还得谢谢你呢,还是你给我推荐的这种糖果,真的很好吃,我这十年唯一没变的喜好就是这个了。还有,这房子是我外祖母的,我来怀念一下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回讥笑的人换成了Beam,“哦……那你钱包里放我的照片是为了辟邪、防盗吗?”他吐了一口烟圈,同时目光在Forth被钱包撑住浅浅轮廓的裤子口袋徘徊,看起来简直像个故意在窥视男人下体的猥琐大叔,“又或许是我看错了,那其实是你外祖母的照片咯?”

Forth的眼神闪了闪,侧过身避开他的视线,嘴唇微动却未能吐出只言片语。

他看向西边已经看不到夕阳的轮廓,只剩下一大片橙黄色的天空,长叹了一口气,“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迈出步子前他复又朝Beam望了一眼,“以后别再去找我了,我们……不可能了。”

黄昏的颜色映在他瞳孔里,Beam的影子融在黄昏的颜色中,让Forth的眼神呈现出格外的柔软与温暖。被光染成浅琥珀色的瞳孔仿若十年前那般满含情意,望着Beam的时候,如同一壶香气四溢的蜜糖迎头浇下,缓缓流动着直到黏住他全身,甜蜜到心头都有了微微的抽痛。

这样的眼神没有在Beam的身上停留很久,但只需那片刻,已经让他不舍得让会这样看他的Forth就此离去。

在Forth已经迈出好几步时,他也猛吸了几口手中的烟,冲着背影高喊的同时从嘴里跑出一大团烟雾来,他能透过袅袅灰烟看到Forth听到他的声音后停下的脚步,“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趁着Forth暂时的停顿,Beam赶紧跑过去扯住他的胳膊,确定Forth没有挣开的意思,才继续说道,“如果我能让你主动吻我,你就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在Forth还沉静着未曾回应他的间隙,Beam呢喃般地继续诉说着,“扔掉的一切无法拾回了,那总可以重新从起点出发,重新认识我,重新……”他将原本要说的三个字咽下,换了个说法,“信任我。”

天色越来越暗,空旷破败的废墟之上,风从二人之间穿过,拂动Forth后脑勺夹杂着几根白毛的头发。Beam在他身后紧盯着他,一手仍旧抓着他的手臂,一手还夹着烟时时送到自己嘴边。

前面的男人转过身来,揉了揉眉心轻微的褶皱,无奈地叹道,“我不可能会吻你的,你这是何必呢?”

没想到的是Beam听到这样的话却笑起来,眼睛晶亮晶亮的透满了欢喜,“你这么说就是同意和我赌哦。”他停顿了片刻,没等到Forth的回应。Beam突然就幼稚心起,三十多的男人抓起另一个男人的手勾着他的小拇指晃了两下,“我就当你默认,这样可不准耍赖了!”

看着他信心满满的模样,Forth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没能想到他用什么方法能使自己吻对方,毕竟这件事的主动权明明掌握在他自己手里。

原以为他只是找了个以后继续缠着他的借口,Forth干脆当作是在哄一个孩子,敷衍地点了头,转身便要离开,没走两步却被Beam挡住去路,已经有些烦躁地抬眼,却不妨就这么让心跳漏了一拍。

Beam将刚才那支明明还剩半根手指长的烟倒过来叼住,燃着的那端被含入嘴里,黄色的过滤嘴只留了一半在嘴外,可见他将多长的烟卷吞进了口腔。

脚下几乎是无法自控地往前急走了两步,却在贴到Beam面前时堪堪停下。他对面真的在“玩火”的Beam却抬起下巴,唇畔的笑意放肆又嚣张,和他危险的举动组合在一起,让Forth气到将牙咬得咯咯响。

Forth深呼吸几下缓和不知不觉间有些粗重的气息,紧抿的唇透露出他此刻强忍着的愠怒,说话的语气当然也是咬牙切齿的,“我是抽过烟的,你这招骗不到我。”

那双盈盈笑眼眨了眨,看进Forth的眼睛里,两人的目光胶着在空中。随着Beam原本龇起来咬紧烟嘴的牙齿松弛下来,眉毛逐渐的并拢,嘴角翘起的弧度也渐渐放下。和Forth对峙的目光就此变了味,痛苦与隐忍漫进这两汪清泉中,搅起他人心湖上滔天的风浪。

Beam没有发出半点痛吟,这旷野般的废墟上除了风声也无其他声响。Forth却好像听见了烟头触碰到娇嫩的口腔内壁或舌面,那高温在瞬间破坏粘膜和血肉,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这声音穿越了两个人的身体,狠狠撞在他心上。

Beam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整张脸皱在一起,额头凝出了一片细细的冷汗,紧紧攥着Forth衣袖的手指用力到指尖泛白,却微抬着下巴,目光如炬地迎上Forth愤怒的瞪视。

“你别给我装,快拿出来!”Forth伸手要去拿含得更深的烟头,被他一撇头躲开,悬在空中的手顿了顿,握紧了拳头。

当拳头张开,这只手便移到了Beam的后颈,托着他的脑袋按在Forth的跟前,双唇几乎是在进行一场重大车祸,牙齿隔着唇瓣相撞,在Forth口腔里磕出淡淡的铁锈味。

然而他顾不得亲吻的力度,只是赶紧用牙齿咬住了Beam唇瓣外的一小截烟嘴往外拉。这回Beam没有再拒绝,而是乖巧地松开牙齿,让他咬走了那支已经在他舌面碾灭的烟。

Beam显然是痛得厉害,张大了嘴不停吸气,试图让灌进嘴里的风缓解一下伤口的痛楚。Forth吐掉咬出来的烟,就赶紧捧着他的下巴,仔细观察起他口腔里的情况。

小小的圆形伤口微微凹陷下去,边缘有一点燃尽的烟灰,幸好还有唾液的缓冲,才不会像烫在皮肤上那样有明显的灼伤印记。但Beam这娇嫩的舌头,以前喝到一口热汤都叫疼,更何况如今这样故意用烟头来烫。

“我车里有水,先漱漱口吧。”他瞪了Beam一眼,粗鲁地扯着他的手臂往外面走。

Forth憋着一股气,却不得不承认,他着了Beam的道,他明知前方有个巨大的陷阱,却还被这人的苦肉计吊了进去。

而被他一路扯到车边的Beam看着他钻进车里找水,虽然还微张着嘴在吸气,却觉得舌头上的痛感已少了许多,甚至那火烧火燎的疼痛里还泛起了一丝微甜。

像身陷漫天的火光里,在连绵的赤焰燎至他眼前的一刹那,从天空落下的第一滴水——

无论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都能带来瓢泼的雨,将他自炼狱中拯救。

tbc.


这七天更了三次!我都不像我了!但是为什么过敏原热度这么低呀!

评论 ( 60 )
热度 ( 472 )

© 善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