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逐月之月AU】过敏原(Forth x Beam)09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过敏原09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都愣了愣,Beam很快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她一定是把情况描述得超级严重,你不会是吃饭到一半被她吓回来了吧?”

Candy医生看他这模样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尴尬地咳了两下,“我这是担心你才会小题大做嘛。”又拿过他手里的药看了看,“你嘴巴怎么啦?说话都不清不楚的。”

原本要给Forth的药被拿走,Beam抓了抓指间尴尬的空气,感觉到来自两个方向的一冷一热两道视线盯着自己,顿时一个头比两个大。他看了一眼已经重新退回门边没有帮忙打算的Forth,还是对热情的Candy医生笑道,“舌头不小心烫到,你帮我喷一下。”说着伸出舌头给他指了指。

Candy闻言小心地扶着他的下巴,凑近他的舌头看了看,才将药准确地喷往疮面。

两人的距离很近,从门口的Forth这里看过去只有一个后脑勺和Beam的一点发端,如同一对热吻的情侣背影。当然他心里清楚得很眼前的人究竟是在做什么,但假象的画面仍是一次又一次浮现在他眼前。

空间似乎被扭曲置换,他竟然能看得见背对着他的那两个人亲密拥吻的模样,Beam轻皱着头,浓密的黑睫垂下,沉醉于其中的神情有种迷乱的美。

逐渐扣紧的拳头藏在胳膊后面,看到两人距离拉开才略微松了手。

但帮完忙Candy还捧着Beam的下巴不放,又往他嘴里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收拾药箱时不满地说道,“你闲到发疯啊把烟往嘴里捅?”

Beam有些心虚地朝门口瞥去,那人却根本没有看着他们这边,他只能讪讪道,“想装逼没装成……”

这个理由让Candy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借着Beam坐下时他的身高优势上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叫你别抽烟了,Beam医生。”

“喂!没大没小的!”Beam捂着被揉乱的头发吼道,脚下也不留情面地狠踢一脚。

“在这家医院,我是前辈。”Candy一如既往以Beam转来这家医院不久为由行驶自己的没大没小特权。

看着两个人打闹的Forth极不耐烦地敲敲门,“我还有事回公司,Beam。”

Candy跟才看到还有第三个人在场似的唬了一跳,用疑惑的目光望向Beam。后者也颇为尴尬地一笑,起身随手拨了拨自己脑袋上的乱发,“谢谢你,我先走了,你要是没吃完饭记得再吃点儿哈。拜拜。”

被Candy意味深长的眼光目送着离开办公室,Beam加大脚步跟上Forth,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冷冽气息。

“你吃醋了?”Beam假装不经意地让两个人垂在身侧的手碰在一起,随即便自然地勾住他的手指,“他是医院出了名的‘没礼貌’,对谁都这样的……”

甩开让手心发痒的那只手,Forth冷笑一声,“你想多了。”但随后又似不甘心一般添上一句,“一听说你要吃药连饭都不吃就赶回来,他对别人也这么上心吗?”

两个人正好走到电梯前,站着在等停在一楼的电梯上来,Beam偏头看了他一眼,笑得了然又无奈,“那你呢Forth?你应该知道我这点烫伤算不了什么,却还要带我来医院,你对别人也这么上心吗?”

然而直到电梯落回停车场,两个人重新坐在摩托车上,都没有人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Forth还是先送Beam回了工地,此时天色已经染上靛蓝,寥寥缀上几颗灰蒙蒙的星,废墟更显空寂荒頽,夜风时而会掀起一小片灰尘覆在Beam的脚面。

“你别忘了今天答应我的。”他扶着车顶同驾驶座上的Forth说话,引擎震动,差点淹没了他的声音,“男人要为自己的承诺负责。”

车灯照亮前方的路况,反而衬得站在车旁的人愈加陷入暗淡的光线里,Forth开了驾驶座的灯,在Beam的脸上也映出一片淡蓝色的光,一如多年前那个海边的夜晚,月光倾洒于他的面庞。

岁月改变不了他的漂亮,尤其是那双柔软的水眸,拢着点点光亮脉脉看向你,让你相信他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他每个承诺都将矢志不渝。

随心而动的手指抚过Beam的眼尾,让他条件反射地眨了眨眼,Forth笑得如此刻撩过他发尾的轻风,叫了一声他的名字。Beam想握住他的手,却被他及时收回了车里,短暂的温情和车内的灯光一起隐没。

“你为你的承诺负责了吗。”光线暗淡,Beam只得看到车里那个模糊的侧脸,Forth说着质问的言辞,语气里却听不出想要答案的意思。

海边的夜,Beam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许以他承诺,“我会试着……付出忠诚的爱。”

当年的分手没有误会,Beam也确信自己二十多年来唯一的专情就用在了Forth身上,他着急地伸手进车里抓住方向盘,眉毛委屈地皱在一起,“我什么时候不忠诚了!”

Forth捉着他的手腕想让他松手,眼神移向Beam,“我没有怀疑过你的忠诚。”这种眼神让Beam感到熟悉,但和记忆中的又有些许不同,少了当时的震惊与难以置信,而是冷漠的表达着他有多么确定他的想法,“但我不会再相信你的爱。”

对峙的场景也是熟悉的——Beam捉住他的手腕,要甩开他牢牢箍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锋利的眼神与他瞪在一起。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再说一遍。”Forth竭力让自己还能控制想要挥拳的双手,自虐般让Beam重复着他刚才的话。

“从一开始说要负责的人就是你,我可从没说过。”有过无数女友的Beam擅长分手,总是让被他甩掉的女人反过来对他心存愧疚,唯独这次的分手句句诛心,不要命般为对方的怒火推波助澜。他故意语气暧昧,在Forth的耳边吹气,“其实我喜欢过那么多人,你的时间是最长的了,多亏你床上功夫好,不然连这几年我都忍不了。”

“嘻嘻……虽然被男人艹是挺爽的。”纵使初时Beam花心孟浪的名声不绝于耳,Forth这么久以来,却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这么放荡下流。

茶几边缘的一个酒瓶摇摇晃晃终于倒下,滚落到Beam的脚边,被他一脚踢开,酒气四溢。

他忽而如刚才那样嗤嗤笑开,忽而敛目正色地叹气,“但是有些事情享受过就算了,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我还是得找个漂亮的大胸妹子,不然别人该怎么看我!”他故作老成地拍拍Forth的肩,“好聚好散嘛,说不定以后还能偶尔约炮。”

有着酒精作遮掩,Beam的表演过分一点也不会被看穿,他半眯眼睛看似醉意迷蒙,挣不脱Forth的手便发起脾气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要纠缠不清的,你怎么这么固执这么傻!我都说了,你就当做了四年炮友!”他没被制住的那只手伸到腰间解起皮带扣,把牛仔裤胡乱往下扯,“是不是要打分手炮,来啊,快一点,省的没完没了的……”

一直咬着牙看他表演的Forth此时终于缓缓松手,但不可置信的目光仍旧锁着他不肯挪开。Beam也停下动作,低头掩住眸中的情绪,晃着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Forth以为他要摔倒,连忙上前扶住,又伸手把他被扯到大腿的裤子往上拉,重新扣好腰带。Beam这回安静任他给自己整理,连凌乱的发丝都被细细捋顺,乖巧地贴在额上,丝毫看不出刚才那个醉鬼的影子。

他将Beam拥进怀里,用自己能发出的最轻最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你喝醉了,等你醒了再说。”

——风尘仆仆从中国赶回来想参加男友的毕业典礼,可Forth准备的毕业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已经收到了来自男友的分手惊喜。

Forth拽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准备关上车窗,却在两秒后慌张地松开按钮,Beam勾住车窗的手指还差一点就要被严丝合缝地顶住。

微哑的声音透过那道缝隙传进来,“你恨我吗?”

他的指尖因用力而泛白,指甲剪得极短,和大学时一个样。Forth顺着他的手看车窗外,他没有弯腰所以看不见脸,平视过去正好瞧见胸腹,三十多的人了,腰身倒像比大学时还要纤细一些。

当然恨你,所以希望你吃胖一点,工作太累不健身也没关系,但是要戒烟,无论是男是女只要他足够爱你就别再偏执了,曼谷很好,再也别一去泰南不回……

“我只是不信你了,Beam。”他说话声音有点轻,不知道外面的人听没听得见。

Beam抽回缝隙里的手指,车里的人看不到他自嘲的笑,“我以为我能让你恨我。”

“如果你恨我就好了。”

tbc.


是说了过敏原要推一推的……然而被我坑了这么久你们应该也发现了,我是一个说到从来做不到的作者……哎呀就这样吧,我的死性如此。后面Beam要正式的进攻了,我觉得我会卡了。因为我不会写谈恋爱,不会写追人……


※其实你们不要对分手原因抱什么期待呀,就还是那些个套路。

这篇主要就想写重圆的过程,和重圆之后的生活,以及分开后的一些事情。

我觉得我行文好像很激烈,就是,特别跳,想哪儿写哪儿的,我觉得这个不太好,给看文的朋友道歉。

希望我能进步。

评论 ( 69 )
热度 ( 412 )
  1. 小兔几本本善良 转载了此文字

© 善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