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逐月之月AU】过敏原番外之《崭新》(Forth x Beam)

本想在去深圳前更第十章的,但是实在是卡住我了,只能先送你们一个番外。

过敏原番外 ·《崭新》

 

“嘭!”随着重重一声响,叼在Beam嘴里的银勺掉在了桌上,回过神来的Beam懵懵地看向桌对面臭着脸的Kit。

Kit揉了揉自己在桌面锤痛的右手,对他翻了个白眼,“男人一走就跟丢了魂儿似的,有没有出息啊你?”

捡起银勺用纸巾擦了擦继续捣鼓已经冷掉的炒饭,Beam耷拉着脑袋叹气,没骨头似的趴在桌上,幽幽吐出两个字,“想他。”Forth出差的第一天,想他;Forth出差的第二天,想他想他;Forth出差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你可是十年单身生活都挨过来了,一个月而已,这么难以忍受吗?”说着Kit已经吃完碟子里最后一口饭,勺子一摔准备收拾收拾走人了。站起来后又晃了晃五根手指头,挑眉淫啊笑着说道,“你可以继续跟你的五※指姑娘作伴嘛,还是说因为它满足不了你的菊啊花……”

“滚!”作势要用勺子挥过去,Kit才迅速闪身躲开,往外走了两步后回头提醒道,“趁这时候你去求求院长他儿子呗,兴许走个后门儿能给你几天假。”

Beam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却在心里采纳了他的建议。

其实在事务所的业务发展越来越好之后,Forth基本上每月都要出差,短则三五天,长至几月也有。按理说已经习惯了“异地恋”的Beam不会因为一次寻常的出差而如此失魂落魄,偏偏这次出差地点又是中国,时间还恰好就是一个月左右。

可能是因为早年那次分手给Beam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这次的短暂分别总是让Beam心中格外不安,强烈的思念因为不安而无法抑制。

因而在走了Pha医生的后门之后,Beam坐上了这班飞往中国北京的飞机。

时值年底,再过一天就是新的一年,打算好在元旦前夕给Forth送去惊喜的Beam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要去中国的事情,而是偷偷联络了M,让他抽时间或派个人在31号下午去机场接他。

 

天早早便黑透了,没有体验过冬季的中国的Beam只穿了一件衬衣和牛仔裤,即便再加上行李箱里这件大衣,在机场里面也被冻得手脚都不大灵活。

奇怪的是,冷得缩着身子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Beam也没看到接自己的人出现。在数不清多少次打不通M的电话之后终于无奈点开Forth的名字,结果也只听到动听的关机提示。

所幸他会英语,中文也认得几个常用单词,打听了一圈之后,他还是成功地一个人坐上了计程车。

“Go here。”把之前短信中的地址给司机看了之后,Beam总算是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继续打那两个始终打不通的电话号码。

专注于电话的 Beam在不知多久之后一次抬头,才发现车窗外隐隐飘洒在空中的白色精灵,轻巧地舞姿一下子夺去了他的注意力,便渐渐放下了手机,扒在车窗上仔细观察着外面的雪花。

“这是北京今年的初雪嘞。”司机也颇为兴奋地感慨了一句,Beam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不太懂英文的司机回看过去,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半晌,忽的同时笑出了声。

Beam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再次看向车外才发现他们在这里已经停留了有段时间,便向司机问道,“Uh……Traffic jam?”见司机没有听懂,干脆调出手机里的翻译app给司机听,“交通堵塞?”

“哦哦,Yes!”司机连连点头表示正确,又连连摇头表示无奈。

堵车这种事在曼谷也常常遇到,Beam倒是不着急,由于一直无法联络到Forth和M,他也干脆收起了手机专心欣赏北京的初雪,准备到了目的地后再作打算。

在越来越密集的雪花中,计程车旁边的一辆SUV有了些不寻常的动静——司机从驾驶座出来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抱下来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把她移去了后面放平的车座上。

“呀,孕妇!”司机正好在这一侧瞧得仔细,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虽然是中文,Beam却正好能够听懂“孕妇”这两个字,顿时一个激灵,探过脑袋往左边窗外望去。隔着司机看不着什么东西,只瞧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在车旁来来回回踱步,一脸焦急地在与谁通电话。

“Child birth?!”他问了司机一句,却也不等司机作出什么反应,就直接下了车,产科医生的直觉没有出错,小跑到SUV车后果然看见一名产妇躺在后座十分痛苦地哀叫。

男人刚挂断电话走了过来,见他要靠近产妇便警惕地拉住了他。Beam一边用英语解释自己是产科医生,一边俯身去观察产妇的状况。

所幸两夫妇都会英语,几句话了解情况之后,Beam脱了大衣放回计程车,又让司机打开后备箱,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随身携带的医疗包。

高速路上即将分※娩的产妇和巧合出现的医生,也不知道是哪个看热闹的传了消息,一时间SUV四周拥来不少人,纷纷探头想要围观一二。

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SUV的车顶,被高架桥上的LED灯染成淡淡的彩色,为这个寒冷的冬夜平添一分浪漫与梦幻。

看热闹的人中有些受不住冻回了自己的车里,也有些仍旧坚持在等待这个高速路上的新生儿降临。车内大汗※淋漓的产妇不停随着Beam的指示呼气吸气,用力憋劲儿,为自己即将诞生的孩子咬牙努力着。

还未等到急救车,交※警率先赶来驱散了人群,安排着拥堵的车道缓慢地避让开,用警※车在前开道,带着SUV一点点驶出拥堵成长龙的高速路。

到达距离最近的医院大门时,手心冒着汗却还勉强集中着注意力小心驾驶的男人终于听到了妻子最后一声憋力的闷叫,紧接着便是嘹亮的婴孩啼哭声。他高兴地差点甩脱了方向盘,却终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的把车停稳,熄了火,才冲去后座打开尾门。

“外套脱给我!”男人愣了愣才赶忙脱了身上的羽绒服交给这位好心的男医生,让他裹在了刚刚诞生的孩子身上。

Beam把孩子交给赶来的医护人员后退到一旁,目送男人和几近虚脱的产妇被送进医院,站在原地喘了几口气。几片雪花落在他的颈间,夜里的寒风也不过轻轻一抚,一直因为紧张而忽略了气温的Beam才猛地抖起身子,抱紧胳膊用泰语大呼着“冷冷冷”便跑进了医院里。

室内的暖气稍稍缓解了寒冷,但身上只剩单薄衣衫的他还是蜷在椅子上不停发抖,来回搓着胳膊和手心,连呼吸都冷得带起颤抖的频率。

“医生,喝杯热水吧,别冻着了。”男人用纸杯端来一杯冒着热气的白水,坐在他旁边椅子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Beam从没这么喜欢喝一杯热水,小口小口的啄着,和男人用英语交流,“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男人搓了搓手,迟疑道,“你穿得太少了,要不是我的羽绒服刚才裹着孩子弄脏了,不然还能给你穿。要不……我把毛衣脱给你吧!”说着他就要脱※下身上的毛衣来。

“不用了,真不用了,你穿的也不多,而且你还要照顾你妻子吧。我朋友等会就来了,他会给我带衣服的。”费了不少唇舌,Beam终于打消了男人要脱毛衣给他穿的念头,才请他回了病房照顾他的妻子。

然而当他想联系他口中“等会就来”的朋友时,才惊觉手机被他随手放在了大衣口袋,连同行李箱一起,放在了计程车上。Beam只能哀叹着去找别人借了手机,再次拨打Forth的电话。

这回电话终于拨通并且立刻就被接了起来,Forth急怒交加的声音从听筒里吼了出来,“谁?!”

Beam被吓得浑身一震,随即才涌出终于联系上恋人的喜悦,差点儿喜极而泣地喊道,“Forth!我是Beam……”

 

又在医院依靠一杯杯免费的热水坚持了一个小时,Beam终于听到医院门口的方向传来熟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他被冻得发僵的脖子抬起来就迅速地到了跟前,Forth急走过来,带来一阵冷风扑面。

“我冷……”听见Beam说话的尾音都在打颤,Forth也顾不上问他的情形,拉开了羽绒服的拉链准备脱※下来,却是被突然起身的Beam一撞,后退了一小步。

携着一身的寒气扑进了Forth敞开的怀里,Beam把脸埋进他的胸口,蹭在柔软的毛衣上,突如其来的温暖反倒让他打了个寒颤。

Forth反应迅速地合上衣服,把Beam包裹进自己又宽又长的羽绒服里。尽管Beam身上的寒气一阵一阵的传到他身上,他还是揽紧了他的背,让他更紧密地陷入自己的怀里。

“从来没……这么冷过……”Beam的声音带着哭腔从被包的密密实实的怀里闷闷地传出来,Forth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他在不停地颤抖,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在偷偷的哭。

想到开机后数百个未接来电的提示,想到外面的鹅毛大雪,想到Beam穿着这么单薄的衣服等了他这么久,想到Beam一个人从泰国过来找他,Forth不禁想出声怒骂,却又被怀里这人的哭腔揪起了心脏,钝钝的发疼。

“乖,你穿上羽绒服,我们先回酒店再说。”把Beam拉出来,为他套上了羽绒服,Forth像照顾一个孩子般握着他的手把他带到车上。

M在副驾驶一脸歉意的看着他,等车子开上路才说道,“对不起,P’Beam,我拜托的那位朋友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我下午又正好去了信号不好的地方,我以为他已经接到你了,结果……”

“你的账回头再算!”Forth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从后视镜里瞪视着前面的M,呵得他立刻噤了声。

Beam斜靠在Forth的怀里,拍了拍他的腿,“不关M的事,是我要他瞒着你,也是我自己没做好出行前的准备,如果我多穿几件衣服,就不会这样了。”

结果他也收到来自上方Forth的眼刀一枚,“你的账,也等到酒店,跟你一笔笔的算!”

 

好好泡了一会儿热水澡出来,Beam偷眼看了看冷着脸在找厚衣服的Forth,悄悄挪去了他身后,伸手环住他的腰,长舒了一口气,“我的Forth真暖和……”贴着Forth温暖的背,早前的寒冷几乎都被忘了干净,Beam舒服得蹭了又蹭。

“去把那边的感冒药吃了。”拍了拍他的手背,Forth还是压下了一直想发的火气,尽量温和地同Beam说话。

折腾了这许久,时间已经很晚,Beam刚要吞下药丸才发现桌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多,还有几分钟就要新年了!他赶紧又扑过去抱住Forth,深情款款地道,“新年快乐!”

Forth才不吃他这一套,扯开他往他嘴里塞进药丸,又把水杯抵在他唇边,看着他把药吞下去才开口说话,“下次再敢这样瞒着我,看我不……”话说到一半,只瞧见Beam噘着嘴凑至面前,勾※人的眼尾一颤一颤地盯着他,Forth后面有怎样威胁的语句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三十多了怎么一点都不懂事,撒什么娇!”Forth终究忍不住在眼前这双故意嘟起的唇上狠狠亲了一口,随后的轻声呵斥也丝毫没有威慑力,反惹得Beam更加作出撒娇的姿态,攀着他的脖颈左右摇晃起来,扬起眉挑衅道,“你嫌我年纪大了?!”

“我比你还大一岁,谁嫌弃谁啊?”Forth轻笑着搂住Beam晃来晃去的腰※肢,又在他左右脸颊上亲了两口,声音低了几分,“你知不知道M跟我说找不到你的时候我有多着急?”

Beam用唇将他剩下的话堵回他的嘴里,又缠着他的舌※头亲昵了半晌才舍得分开,靠在他肩上有一下没一下亲吻唇边Forth的颈侧,喃喃地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

失神一般的呢喃让Forth心头一颤,低头去寻Beam的眼睛,却看到他半垂的睫毛,已是昏昏欲睡了。

他放轻了声音问,“我以后尽量不出差了,好不好?”

不知是半睡还是半醒的人攀住他的手愈加收紧,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你十年前也总这么说。”Forth叹了口气,偏头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看向桌上的电子钟摆件,数字正好调到00:00,便凑到了Beam的耳边轻轻地说:“新年快乐,我喜欢你给我的惊喜。”

“嗯,新年快乐。”

在一年的最后一天,Beam迎来一个城市的初雪,迎来一个崭新的生命,也和Forth在一起,迎来崭新的一年。

※不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自己感觉这个番外写得有点儿不现实哈哈,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评论 ( 42 )
热度 ( 414 )
  1. 小兔几本本善良 转载了此文字

© 善良 | Powered by LOFTER